MV ── 湖面的盡頭 Lake’s End

2011年七月趁著到舊金山的機會,和正在當地求學的朋友牧民與阿得合作,拍了 〈湖面的盡頭〉 的MV。他們創立了一間影像設計公司Muris Media,已有許多很棒的影像作品。

一開始,我只是想拍一支以湖的畫面為主的影片,讓Cicada可以在演出時現場投影,不過在與導演討論了幾次之後,我們都覺得其實不用侷限於湖,而是找到呈現這首曲子意境的畫面與情節,最後決定由我來飾演一位週末加班的上班族。這支MV的場景有公司與湖邊,我們選定了姊姊任職的公司IODA來拍攝週末加班的場景。很巧的是,IODA正好有一台老鋼琴,所以彈琴的場景也有了著落。週末,牧民、阿得、我姊和我四個人一起到了空蕩蕩的公司,我們很隨性地在裡面走來走去,找尋適合的場景。大部分的畫面都是邊試邊玩地即興拍攝。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q1 preset

對主角而言,各種記憶好像匯流在湖面,她的意識來回於辦公室以及想像中的湖邊,也可以說,雖然她人在辦公室,但是心在湖邊。在加班的過程中,回憶突然湧出,如水一般,悄悄蔓延,而桌上的盆栽,則好似凝結了某種僅存於心的時光。八月四日,我們來到Lake Merced拍攝湖邊的場景。捧著盆栽,緩緩走過湖邊,就像是在追悼一段回憶。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3 preset

之所以叫做湖面的盡頭,著重的其實不是「盡頭」這個好像終止了的結局。當我們看得到湖面的盡頭時,通常是站在另一邊,面向前方。透過這首曲子,我想傳達的是一種持續往前的方向,無論是面對過去的回憶,或是當下模糊的心境,所有擾人又甜美的時光,終將隨著水波散開,帶我們回到清晰透徹的狀態。最後放生的盆栽,除了代表重生,同時也象徵著一個人的獨自前行。

感謝牧民與阿得,在這麼忙碌的時刻,還能撥空與我們合作這支 MV;感謝Clare的簽線,拍攝當日幫我們拍照紀錄;感謝我姊姊致慧,提供所有的服裝、道具,幫我們借到公司的場景。謝謝大家。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g1 preset